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08-17 17:56:22  【字号:      】

《午夜情迷》——詹鸿我从“香榭”的咖啡厅里品出一杯巧克力色的熔蓝几点靛蓝缀饰其间我疑是,磨咖啡豆的韵妇坠了耳环陶醉于沁鼻的清香舌蛰杂陈的巧克力汁果大堂的风笛吹出“巴格达的星星”伴我微晕于暮色中没有醒来冬季的午后,太阳斜射的光让人压抑车流不再驻留逗风警笛也鸣兵销匿我常从香榭的大堂蹒跚而归直到夜色,找来霓红把狂乱照亮和那些野蛮的桑巴舞姑娘裸着肚脐,争看我这小小酒徒斜倚着灯光《回家》——詹鸿雨下了,风声很小怕吵醒熟睡的荷莲半是风吹半是雨打整个城市于烟雨中升腾于升腾中平静汽笛声消匿是为了那首回家的晚曲因为,那里有妻啊来吧,孩子是你的呼唤吗赤脚的小丫我淋不透你的心吱呀,咿呀是你对岁月的诠释还是注解拉胡琴的老人将安详写满脸上刀刻的犁沟里疯长出蜡黄的麦穗水帘洞是否还有那只泼猴抢你的果实车驶过来竟没看清是什么牌子你不是火眼金睛吗泼猴,还是你忙于摘偷王母的桃子旺盛的紫藤萝缠绕你前世今生的花树月老朝你招手嫦娥偷着你贼笑雨有关闸的时候风散了道路敞亮了嫦娥你是否允我步你的闺房轻丝的雨声磁绕耳畔想必那是妻的软语吧回家,又是今夜你的叮咛《心历》——詹鸿你觉得你安静了那泛黄的角上,行人的手指一遍遍染过你沉寂的弦再也拨弄不出心音你把神经,浇成锐剑往事被你串撂成把把落叶湖面荡起一涟秋波你走过春的羞涩,夏日听蛙声蝉鸣热情秋姑娘,诉说一片片心事望雪飘零我在记忆的河沿摇橹轻舟狐裘打湿一片花雨岁月,涂染鬓角你觉得你安静了,仿佛是你如昨天昨天如你《忘》——詹鸿是时候忘了,如雨后的翠鸟,羽毛尽湿,鸣声从花丛掠过,似阳光的斑驳隐隐间撒落地上,斑斑点点,在离人的午后,倚一支长椅,遥看回家的灯光。是时候忘了,那是你的承诺,是你负了桃花,或你风语流水,波逐的纸船已淌过波面,驶向遥远,你总说,你是幸福的,我是幸运的,因为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遇见我,于是,接下来的行路里,我锚紧双足,打量你从门前走过,呓语中伴你走过花期,是时候忘了,月光与狡兔桫椤树下期许,在追逐中期许,在许诺中遗忘,徒把岁月蹉叹留下大把斑白。假使有一天,你遇见我,我看见你,是时候忘了。编辑评语“……假使有一天,你遇见我,我看见你,是时候忘了。次日,他亲自将她接回皇宫,封为贵妃,却始终没有碰过她。那日,他抱着另一个女人出现在她面前,嘴角戏虐,“浮生,朕从来没有爱过你,你不过为药引罢了。”忍了六年的泪,终于夺眶而下,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秘密,他和别的人一样,都是因为她的体质。“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终于,还是将这句话问了出来。他记得他的夫人告诉他十年前救了他的人是妖,要他除了那妖。然而他却弄不清,他除了谁。他也忘了,曾经有个女子,笑容煞是温暖。【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他是薰山掌门:墨篱尊上。身怀绝技,与世隔绝。她乃是薰山徒弟:薄情璇。高冷美艳,身怀异香。她天生资质不好,但努力练习,赢得众人刮目,成为了墨篱的亲传弟子。他,破坏仙界规定,让世间不得安宁,也因此打入仙牢。她当上了女掌门……从此,仙界由薄情璇担任掌门。她帮助他逃离了魔境。

晚上洗了衣服,次日干不了,也得穿在身上。每天的伙食要算计着吃,不能超过若干元。报社附近的小摊上,什么便宜吃什么。几家摆摊的小摊主,基本上都认识我。我说我这个人可能跟会议室,乒乓球桌有缘。现在申请到下面办记者站,仍然住办公室,而这间办公室,正是由会议室分割改装而成。办公室旁边是图书室。中间过道很宽,同样放着张乒乓球桌,每天都有市府的人在这里打乒乓球。伙食表面上有了着落,可以到政府食堂去吃,可那食堂贵且不说,也不好吃。好在福利还不错,单位发的鸡蛋攒了一脸盆,我买了挂面,食盐、酱油,有这几样,就解决了早晚用餐。中午没有吃请,就在小摊上吃。我不知道,为什么跟她说那么多,本意是想让她知道我的情况,让她知难而退。巫峡云蒸千岛雪,洞庭波接九霄诗。双妃缱绻君山梦,二水缠绵柳井祠。浩淼烟霞吞楚尾,纯阳醉意古今知。七律.登祝融峰一轮红日耀前陔,无限风光挥手来。湘水烟波飘玉带,祝融景翠映瑶台。峰峦霭绕青松挺,霄汉云蒸紫殿开。浩瀚乾坤嘘瑞气,楚天霞蔚颂英才。七律.天台寺禅房景物净尘埃,古佛青灯次第陪。断雾连云穿树出,摇风夹雨入楼来。传承衣钵清廉体,摒弃人间丑恶胎。寺院梵音秋色近,野花绕径染霜开。七律?神奇的石羊寨雄奇古寨若天堂,鬼斧神工巧理妆。他叫楚蒹霜。“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蒹霜,多么好听的名字啊!他和她谈天论地,论江山社稷。虽然她听不懂,但还是努力的用心听着。

尽管这也许是一份幻想,尽管这幻想的幸福无人知晓无人提起,我却依旧愿意向你顶礼膜拜。天空因为爱你的缘故而诞生彩虹。我的姑娘,你只知道彩虹是美丽的,却不知道这爱的天空经历过怎样的沧桑。二、亮火虫纵然生命赋于你翅膀、灯光、意志、天空。“...跟我走。”他看着她那震惊的眼神,再次吐出那三个字:“跟我走”“你不嫌弃我吗?”她笑着,就这么笑着,泪水却从眼角溢出。“不嫌弃”他抬手,为她拭泪。“你愿意就好”“可是,我不愿意。”她,还是笑着。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她。“你不嫌弃我,可是,我嫌弃我自己。”她拿出一个小瓶子,“这是他的解药”突然,血从她嘴角溢出。“我早已服毒”“?”她轻声唤道,“你知道吗?为了拍下这让我惊喜莫名的照片,我可是经受了“鸟爸”的好几次俯冲警示:这是我的家,我的孩子,请你马上离开!有两次,“鸟爸”的翅膀尖已甩到我的脸上了。没有一点商量余地,这一回,还是“馒头大过蒸笼”,“房客”又一次赶走了“房东”。只是那几只雏鸟似乎一点都不在乎我的“讨近乎”,它们的注意力全在“鸟爸”身上了,它们可能以为“鸟爸”会带来食物。还好,“鸟妈”叼着四五条蚯蚓归巢了,“啾啾啾啾”小鸟们报以一片欢呼声。为不影响“鸟妈”喂食,我赶紧退到窗帘后面躲起来,看着它将一条条蚯蚓分别喂进雏鸟的嘴里。看看羽翼日渐丰满的雏鸟,我知道,它们离起飞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飞走了,你们还会回来么?我会把这鸟巢留存在窗台上,因为,这里,曾经是你们温馨的家!鸟鸫日记6月15日,先晴后雨,潮湿闷热,典型的江南黄梅天。?早上六时许,我被一阵啁啾唤醒。撩开窗帘一瞅,看到乌鸫一家子在“叽叽喳喳”地开“家庭会”呢。两只大鸟,四只小鸟一起“发声”,似乎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我们话那么多,是因为我们什么都缺。——弱者忙着议论他人,强者忙着低头赶路。做最真实的自己,依心而行,别回头,别四顾,别管别人说什么。不求与人相比,但求超越自己。荣登《北方现代文学*2017名人榜》。不被平仄束缚,只为心境恬淡,心灵悠闲。时光不老,如此甚好!以情为诵以爱为达,如此甚好……燕麦微信号:wxid_hv9qlnen3mf022荔枝公众号:FM1556173青石板下的小草——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坐上早晨第一列电车走向工厂的时候,当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时候,当你喝完一杯豆浆,提着书包走向学校的时候,当你安安静静坐到办公桌前计划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当你向孩子嘴里塞着苹果的时候,当你和爱人悠闲散步的时候,朋友,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这是著名作家魏巍在报告文学《谁是最可爱的人》结尾时向读者提出的一连串发问。这里引用它。当你过着美满幸福生活时,朋友,你是否关注过那些为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且默默无闻的环卫工人!环卫工人被人们赞誉为“城市黄玫瑰”、“马路天使”和“城市美容师”,负责着街道卫生保洁工作。工作平凡而伟大,平凡如小草,伟大象天使。

真是转眼间,这世界就变了!这才多久的事呀,我似乎有一种预感,看乌鸫妈妈飞开了,就又凑近一瞅——啊哦,小小的鸟巢里,又多了一只“小肉肉”!看我轻手轻脚地用手机“咔咔”地按了快门,又变换制式拍起了视频,乌鸫妈妈不干了,很快就飞回巢边,转而便跳进巢里,孵了下来。当了妈妈的乌鸫,它孵蛋的方式跟以前有点不同了,它竟是半站半趴着的,脚下还有三只不停地蠕动着的“小肉肉”呢,要是一不小心踩着乍办呢?唉,还有一只也快点出来吧,我想,不在今晚就在明晨,那第四只乌鸫宝宝一定会与三个“哥哥姐姐”会面了。|6月1日,大雷雨今天下午2点50分左右,我家的乌鸫妈妈终于完成了它的“孵蛋工程”,最后一只“小肉肉”破壳而出,四只“小肉肉”团聚了!由于身上基本上没羽毛,午间摄氏20度的气温对它们来说还是有点冷,所以,四团蠕动着的“小肉肉”下意识地紧闭着眼挤作一团,获取温暖,使相互间的体温尽量不浪费。不过,对四个“乖宝宝”,乌鸫妈妈却显得特别不放心,你看,我这里刚拍了几张照片,它就从不知什么地方“呼”的一下飞过来,停在阳台上,一点不畏惧地直瞪瞪看着我,仿佛在警告我:这四个都是我的孩子,我的!你可别碰哦!由于雏鸟都还没有进食的需求,这两天,乌鸫妈妈倒是可以休整一下疲惫的身心了。因为,再过两三天,雏鸟就开始进食了,那个时候,乌鸫妈妈和她的先生可有得忙活了。只要我一趋近,它就会从不知什么地方飞到阳台上,一点都不客气地瞪着我,并尽量将尾羽张开,使自个儿的身躯最大化,以表示它的强壮。面对这么有责任心,有安全感的“鸟爸”,我想,作为“鸟妈”一定是深深地为“鸟丈夫”的勇敢所打动的。为了对鸟爸同志的勇敢表示敬畏,不知几回回了,我一边趋近,将手机从窗缝中伸出去,一边絮絮叨叨地对它说:“你看,我不会碰小鸟的,我就拍一二张照片,很快的……”大概它也看出我是“没胆量”触碰它的四个小宝贝的,所以,它最多也就隔着窗对我作几次威猛的俯冲表演,哪怕今天我把半扇窗都拉开了,把脑袋都探出窗外了,它就一直勇敢地站在我的眼前,既没有作飞行俯冲的恐吓动作,更没有对我吐唾沫。今天中午,我看到有只雏鸟竟然跳出窝,停在鸟巢的边沿上忽扇起翅膀来了。这是第一次有着飞翔的冲动么?那个姑娘,是他的曙光。“喂,阿木,今天是将军府的小姐出嫁呢,咱们去街上,能讨到不少。”“知道了知道了。”他不耐烦的答道。阿木见到了将军府的小姐,忽而失落而又笑了。是她啊。面目有些变化,只是那双眼睛还是那样漂亮。可怎么的,又让人觉得空洞无神呢。他想伸伸手抱抱她,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可是那挂着流苏的花帐就是他们之间的距离。阿木去参军了,她见到了南执,却再也不是最初的模样。是怎样的呢。南执啊,是阿木一生的执念。

本文由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




(原标题:)

附件:

专题推荐


©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11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12号 邮编:1008264